Hospital-ceiling-use-pic-1

白色的天花板,一格一格的,隔音板一個連著一個,眼神往右邊移動在往下游移三格,有個通封口。

原來轟轟聲可以這麼大聲,在倒在地板上之前,他從來不知道。

這是一間醫院,槍擊案剛剛發生。

腦中閃過的是他從未告訴他愛的女生他很愛她,儘管她老是忘記他的名字,老是念錯。

女孩心中沒有他。

他總是笑笑的回應她,也不糾正她,“至少我知道她在叫我,”他想。

失去血色的臉,滿臉的汗珠,呼吸微促,生命正在從他破掉的肺中慢慢流逝。

醫院一樓,她倒在血泊之中,大大的雙眼直視天花板。

但她沒有觀察天花板也沒有聽通風口的聲音,她眉宇間有顆彈孔。

停止呼吸前的零點零零幾秒,女孩想到的是他。

故意念錯名字的他。

時間。

Advertisements